离开象牙塔,你经历过怎样的迷思与抉择?
日期:2018-11-02 浏览

香港作家陶杰曾说:“当你老了,回顾一生,就会发觉:什么时候出国读书、什么决定做第一份职业、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、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眼见风云千樯,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,在日记上,相当沉闷和平凡,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”人生的选择,往往就是一瞬间,选择的背后,是一个人的眼界、理性。情商、理想。

自从进入大学,转行,是我这几年听到同学提到最多的话题。早在刚进校门的时候,就有许多同学为了第一年的GPA玩命学习——不是为了能在科研领域发光发热,而是在见识过了施工现场的风雨交加、兵荒马乱的气势之后,为了转系所做的努力。一年之后,“成功人士”便离开了我们。大二大三,准备出国深造的同学开始考起了托福雅思,他们必须在应对英语考试的同时,不能荒废在实验室的研究项目,这样才能在竞争中有更多的科研经验。但其中也有一部分同学,实验室从未见过他们的身影,因为他们早就定下了自己的目标:出国是要的,不同的是他们的目标是跨专业读经管的Master,与此同时,不打算出国的同学们也有的自学考起了会计(CPA),有的则忙着自学计算机。

毕业几年之后,当年在一起搬砖的同学们,早已“渗透”在各行各业里:银行、销售、市场、投资,当然,还有国家公务员。外行人看了可能会说,是因为大学里专业成绩不好的同学吧,其实不然,这些人里,不乏考过全系前几名的学神,更不用说发表过几篇SCI论文的大神了。

前几天看到了博士生扩招的新闻,更让我不禁问自己:博士生都成了白菜,哪里还需要硕士毕业生去做科研呢?毕业后,离开象牙塔,就意味着面对残酷的现实。香港科技大学的唐本忠院士曾说:如果科学家实验条件很差,生活很苦,就会削减人们去成为科学家的志趣,同时浪费科研工作者的心力。如果科研工作者有丰厚的薪资,就不用想着搞副业赚钱,买房,而是可以安心不愁吃喝地全身心投入科研了。经费不足的成因,恐怕和扩大化地“普及”硕博教育脱不开干系。博士越多,经费和资源越稀薄。而科研,恰恰是需要集中力量攻破的东西。

如果说不去做科研,那么去企业做技术呢?现在的中国,大量的货币资金都涌向了楼市、股市等资产聚集的行业,形成了一大波资产泡沫,民间投资下降、投资人持金观望、很多小工厂难以为继,实体经济危机四伏。发展金融业是顺应时代的,但不仰仗实体经济、不发展制造业,带了的只会是繁荣过后的大萧条。中国的实体经济,正需要很多具有匠人精神的实体企业来改变这种现状。

现在的中国,水平良莠不齐的科研界面临着挑战,进入劣币驱逐良币恶性循环的制造业承受着更严峻的考验,不论各位走出象牙塔的学生是选择继续留在科研技术领域奋战,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而选择转行,我都衷心希望大家:每个人都能于国有益,于己无悔!